LazzZybird

紫喵,非著名雷文写手,欢迎勾搭
主Digimon
尤其是数码兽设定相关
更新不多,腐向和考据多
偶尔放吐槽和脑洞
嘴挑脾气烂活该饿死

幼神

黄耀石:

神仙组(误),私设如山


————————————


    月光迫近。


    在岩洞中流散的月光因遥远而无瑕。那月光正洒于形体,群星的长子将其泄于水体,以渺茫朦胧的视线孕育银。


    月亮正在上涌,它本能窥见拥抱诸多梦魇的抽搐,但它已经瞎了。


    它无有眼睑,它诸多的眼旁观诸多的繁星,现今它只注视一物。它是不言语的,它的尖叫已持续了数个世纪,现在它哑了喉咙和灵魂。它本不断掻抓以太、空壳和血液的灵魂,如今却平静的吞食月光。


    它在此地居住了一个漫长的瞬间。这久得足以使那些卑小的生灵成长又衰败,于是他们前来,他们带着血,他们因而畸长并死于永生。但短得不足以唤醒思想的搏动,它来时是个孩子,它现在仍是孩子。在天空尚未完成一次呼吸前,它的年岁不以时间衡量。


    因宇宙与天空是为一物。


 
    它作为孩子被父所诞,又将影子沉降至被母亲所孕育的躯壳中,于是它终是从天上落到地上。这下贱卑微的眷族,自不可及的外域中探挤出一指茫然摸索, 形体为血肉所缚,本质破碎为数份。懵懂的孩子行到古国,因它的力而被视为神。凡人沉醉于它的血,敬称它埃碧利耶塔。


    蚂蚁们给孩子筑巢,他们深到地底的深处,自伊兹引诱他们古旧时的幼神到这高处的洞穴居住。孩子和孩子们住在了一处。幼年的生灵相互吸引,仁慈的幼神赠予血,将他们转作子嗣。自此它们血脉相连。它知晓子嗣对神一文不值。


    它可爱的子嗣们在四周拜服,从未打扰它们的母亲和长姊。


  
    它停留在祭坛前的那一瞬间中,它的血在城中四处爬行,被无数心脏吞吐。


    它的伟大因而生长。它的伟大因而分散。它的伤口再未愈合。


    他们用遗骸安抚他们的神,以此窃取它的力并逃避它的仁慈。那遗骸是皱缩的枯骨,连接着困顿自身的灵魂,那灵魂空无一物,实为新晋的幼神。


    它遥视那遗骸所连接的,从天至地的幼神认识了从地至天的幼神,是如沦落的贵子偶遇擢升的乞儿。现在对方已比它高贵了。


    无色的灵魂安抚混沌。


    平静延续了它的瞬间。


    这自然是他们所希望的。埃碧利耶塔象征着神圣的眼和血,即宇宙的隐秘和丰饶的疯狂。如它安定,教会便可自他们慷慨的神那得到血、名望、真理、治愈等诸多财富。尽管在崇拜和恐惧中逐渐步向扭曲,这回报仍是丰硕的。他们学会去沟通它弥漫在遥远域外的本质,乃至习得如何让他们的孩子们与神联系——用足够特殊的血侵染,神的血。


 


    它凝视祭坛一个漫长的瞬间。对方从未回应它,并非因为傲慢,那个孩子只会懵懵地行使被赋予的职责。当祂感受到目光,也会回视,可目光没有方向,传达自虚空。于是蜘蛛继续趴伏在湖底,纯粹的接受这道凝视的存在,荧光的菌丛在无风的月光中摇曳,让祭坛上也开出花来。


    蜘蛛看不见宇宙的女儿,但蜘蛛有极多的眼,因而祂可以看到它。祂用空洞的灵魂包裹它的感知,它的目光,它每一束触手、翅须和凸瘤,比任何的神更为宽容。


    它在每一个此刻守护着祭坛,还有祭坛上的尸骸,还有尸骸上的光。它享受与那个孩子共享的沉默。


 
    这空阔的岩窟中,只有浅薄的水、银,岩块和月光。那些月光是被月亮偷踱而来,用以蒙蔽它的眼。月亮里的大神难以像小辈似的轻易降临,祂便以另外的仪式获取血。祂不服从于无名的欧顿,并不吝于与之拮抗。因此,它执意凝视月亮牢笼的边境,令它的视野被月光抹除。


    它不在意瞎了的眼,它有众多的眼。它现在只想看着那个远方的孩子,和被小心藏匿的时间。纵是看不到,它也可感受到。


    直到时间波动着溃散,月亮的尖叫切断联系。
 


    它不会知道拜伦维斯被何人打搅,只能感到月光狂喜地膨胀,从域外数之不尽的缺漏中播撒自身到这被诅咒的土地,把它的感知也尽数遮蔽了。它回忆罗姆逐渐远去的尖叫,料定蜘蛛已回到了宇宙间,因祭坛上的荧光皆未枯萎。


    宇宙之于此地近在咫尺却难以企及,一旦归去便再难以归来。每一个可供降临的躯体都弥足珍贵,却并非不可舍弃。因此它不为那孩子的离去而戚惶,仍静候于祭坛旁,等待时间回颤,状若跪伏,一如往常。


    它可以等待。脱离现世只不过需付出遗憾和死亡的痛苦罢了。它们终会相见。


   


    这个夜晚是狂欢的夜晚,无法通过空气传播的哀叫、尖笑和哭啸充塞着雅楠的每一寸阴影。它褴褛的翅膀啜饮水,听到原本在教会中往来的人群零落着或徘徊或离开,并大多被这个夜晚吞噬了。


    这个夜晚过于漫长,没有被拖入梦中的生灵都被毁灭了,其余的则被多次的毁灭。它不反感蚁群的纷扰,但更喜爱这种遭绝望涂抹的安宁,它可以继续它安静的等待了。


    洞穴之上传来子嗣们无声的呜咽,很快洞外的也喧嚣起来。这些星之子的尖叫和生命都渐渐的弱下去。


    它不愿理会。它也不愿理会那陌生的水波,岩壁回荡的脚步声和弥漫而来的月光的气息。


    它默然守护这祭坛。还有祭坛上的尸骸。还有尸骸上的光。
    因为它们终会相见。


————————


我想安利,做不到啊,san值已爆炸。。。没有人觉得宇宙之女X空虚蜘蛛很萌吗(绝望脸


以下是未经考证/难以考证/无法考证的私设:
1.宇宙之女是星之子的成体。唯一物品,可参考深潜者之父达贡
2.“神”可以通过某种人类不易理解的方式交流
3.埃碧利耶塔不是 “神”,它的分类是眷族,即神的族裔
4.降临的“神”不是神本身,而是它们的一部分和被扭曲的形体,杀死它们只是暂时将它们驱离。
5.星之子是被埃碧利耶塔污染的后裔,神圣使者(蓝精灵)是治愈教会的锅
6.罗姆是从人晋升的神,转化前可能是个婴儿
7.血月是月神的锅
8.血疗的本源是“神血”, 埃碧利耶塔是血源之一
9.埃碧利耶塔守着绝望祭坛是因为。。它乐意(。
零碎的就不提了。


毕竟,血源的考据本来就是三分靠流程细节七分靠物品说明剩下九十分靠脑补能力的坑爹。。。所以请见谅。


话说现在还没有入老司机,该不该先看实况剧透一下呢。。。

评论

热度(43)

  1. 陆琰黄耀石 转载了此文字
  2. LazzZybird黄耀石 转载了此文字